又一共享单车倒下:享骑电单车瘫痪 卖电瓶还员工工资

  • 又一共享单车倒下:享骑电单车瘫痪 卖电瓶还员工工资已关闭评论
  • A+
所属分类:IT科技资讯

又一共享单车倒下:享骑电单车瘫痪 卖电瓶还员工工资
59golf.cn||傅盛

  临近四月,天气已经回暖,共享单车的使用旺季已经到来。但绿色的共享电单车享骑已经鲜少见到踪影。

  在上海徐汇区、普陀区、虹口区几处享骑电单车停车点,原来一溜绿色的车子已经不见踪影。走近一看,这些享骑电单车的电瓶已经全部消失不见,几乎无一例外。

  实际上,享骑电单车数量变少、电瓶消失这一现象并非仅出现在上海。根据各地享骑电单车用户反馈的情况,长沙、南昌、西安、武汉等地的享骑电单车数量大幅减少,且电瓶均已消失不见。

  电瓶去哪了?

  3 月 17 日,根据网友Mindy在贴吧上发布的一则上海银欣路庆阳路附近发现千余辆享骑电单车尸体信息,《IT 时报》记者于当天来到了银欣路庆阳路的一处露天停车场。

  在距离停车场 20 米的一处空地上,记者发现了三座堆积如山的废弃享骑电单车。几乎全部车辆的电瓶均已消失,在数百辆堆积如山的废弃电单车旁,还有不少 8 成新的享骑电单车车座散落在地。

  通过享骑电单车 App 首页的停车站点,记者随机走访了徐汇区、普陀区、虹口区多个停车点,仅 3 处停车点停放了少量的享骑电单车,其余停车点未见享骑电单车踪影。且无一例外的是,享骑电单车的电瓶均已消失。

  电瓶被拿来抵工资

  据享骑内部一位知情人士爆料,由于享骑方面拖欠了运维中心员工一个季度的工资,享骑外包的劳务公司、维保公司以抵账的方式处理了享骑电单车的电瓶。

  当地运维中心几十个人一个季度的工资到现在还没有发,他们曾通过上诉、劳动仲裁等方式试图讨回这笔工资,但目前尚未有结果。该知情人士表示,由于被拖欠的工资金额较高,当地的劳务公司、维保公司均无法联系上享骑,于是便将享骑的电瓶变卖用于支付员工的工资。

  据悉,除了劳务公司、维保公司之外,当地运维中心也通过这种方式卖了约 2000 个电瓶。其他地方的运维中心将电瓶、充电器甚至办公桌椅、电脑、打印机等办公用品变卖用于偿还员工拖欠的工资。

  去年 10 月,曾有媒体报道南京有 700 多辆享骑电单车的电瓶被盗,并卖给电池回收商,警方调查发现,嫌疑人系享骑的员工。不仅如此,二手买卖平台,仍有少量用户正在以 150 元~180 元不等的价格出售享骑电单车电瓶。

  对于拖欠员工工资一事,长沙一位不愿透漏姓名的运维人员也向记者表示,目前长沙 40 余人一个半月的工资尚未发放。之前长沙有近 70 位运维的外包员工,分别于 3 家劳务公司签订了用工合同,目前仅剩亚之杰人力资源公司的工资尚未结清。运维人员道。

  3 月 25 日,记者致电上海亚之杰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对接享骑方面的经理马先生,对方表示我们已经得不到享骑方面的任何信息,目前正在通过法律途径起诉享骑。

  工资泡汤了用户的押金呢?

  享骑出行正式成立于 2015 年 10 月 28 日网络技术学习,2016 年 9 月享骑 App 正式上线。根据享骑成立三周年的数据显示,截至 2018 年 10 月 18 日,享骑已经拥有 1000 万+注册用户,累计提供约 5.5 亿次出行服务。按每辆单车 299 元的押金粗略估算,享骑累计收到的押金总额超过 30 亿元。

  而现在,享骑遭遇了和 ofo 类似的情况,甚至更糟。

  早在 2018 年 10 月,享骑方面就出现了资金链断裂的问题。根据本报于 2018 年 11 月报道的消息显示,因押金难退,享骑曾大范围遭到用户投诉,甚至有些外地用户不得已上门讨押金。据媒体最新报道,仅西安一地就有近 40 万用户押金退还无果。

  没了电瓶的享骑电单车已经成为城市街道中的绿色垃圾

  上海的陈先生是享骑用户之一。早在 2018 年 10 月底,陈先生便通过享骑电单车的 App 上申请了押金退款。按照享骑电单车押金在 15 个工作日内退还的规则,直到现在,陈先生依旧没有收到享骑退还的押金。

  11 月底,享骑方面已经关停了公司本部退押金的渠道,让我们在 App、微信公众号等官方渠道办理退还押金。陈先生说。起初陈先生每天都会通过微信公众号申请押金的退款,从未间断。直到今年 1 月,陈先生放弃了登记。申请了几个月,我都一直坚持退款,但是押金一直没有到我的账户,享骑 App 上一直显示正在审核。今年 2 月起,我已经放弃在享骑公众号上的退款操作,现在只能默默等待享骑主动给我退押金。陈先生道。

  尚未收到享骑退还押金的用户不在少数。各种享骑电单车退押金微信群、QQ 群颇为活跃,但大多数人对享骑已经失去信心。

  享骑已经没有了

  早在 2018 年 11 月 27 日,享骑方面发表ylmf os 4 0声明称,享骑目前在全国各个城市均保持正常的业务运营,公司预计将在下个月发布新的融资信息、免押金骑行及新车投放计划,但直到 2019 年 1 月,享骑方面也未曾公布相关融资信息。

  记者注意到,享骑方面的微信公众账号已于今年 1 月 12 日停止更新。记者于近日拨打享骑官网的客服电话,客服电话也已显示为空号。

  根据天眼查的信息显示,享骑电单车母公司上海享骑电动车服务有限公司已于 3 月 21 日被上海宝山区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上海市闵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则将其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一位曾经就职于享骑上海总部的工作人员透露,2018 年 12 月起至 2019 年 1 月,享骑上海总部的财务、技术等部门的工作人员被通知在家办公。1 月 25 日,公司内部发送了一则通知,通知显示,因享骑无法正常经营,要求员工统一提交一份截至为 2018 年 12 月底的离职报告。

  1 月 25 日起,上海享骑的员工已正式解散,其余各地如长沙、西安、南昌等地的享骑办公室也于 12 月-1 月左右停止运营。

  享骑从巅峰跌落到了谷底,剩下的只有一地鸡毛。

  消失的享骑究竟去向何处仍是未知。但失去了电瓶、散落在街上的电单车架犹如僵尸成为了无人问津的垃圾。3 月 22 日,记者分别致电虹口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虹口区环保局,对方均表示,享骑电单车并不在自己的监管范围之内。

avatar